[轉貼]溝通與慈悲-今天與總公司的真情對話


官僚體系,很難避免的現象,報喜不報憂,且無視於數字背後的悲情。而讓自己陷入難堪的必然氛圍中且難復的處境,卻也是綠衣(台灣)本身。

雖然,我對於綠衣充斥膽怯,懦弱,自私、、、、、的文化不敢恭維,但本於職責與良心,仍選擇嘗試一搏,雖一定又是傷痕累累,且又可能讓綠衣們失去更多振翅奮起的鬥志,到底過度的保護,真會如溫水青蛙般。

眼看著綠衣們將於105.09.19再次回歸全區投遞的夢魘,雖然,已增加兩段。但,消息曝光後,烏日就陷入低氣壓中。我相信,綠衣們都知道我已盡力了,也體察我懷有孤臣孽子難回天之憾。

綠衣們或是無意識下吧,將滿腔憤怒的情緒與被迫害妄想,一腦門的全都往我身上丟。本來精神狀態就有點缺陷的我,又如何承受如萬鈞般的負能量襲擊呢?

如果綠衣帶種,我願意捨命相陪*葬*。但,事實真相呢?

今早(0905),綠衣全部離局後,我又按奈不下了,明知會出事下。我親電總公司報告烏日十多年來的現象與現狀。當然,烏日也因我履新後,人員終於穩定。只是,三年以下的新人約占2/5以上,(一年以下7位,兩年以下2位)。

談話中,長官除靜靜聽我的苦衷與不捨,也一再地檢視郵遞資料。他也不明白地問我,烏日的郵件量為甚麼是增加的,郵務科沒有看到嗎?是弄錯了嗎?

烏日,是一個高度發展的區域。我舉外13區的高鐵特區為例子,兩年前我到烏日,看到外13約在外跑7小時(AB)。所以一年前我先切1/3,兩個月前再切 1/5。但投遞的時間還是未曾減少,反一再增加。原來,2年前10棟大樓變成16棟(還在增加中),這還未含別墅區。如果跑全區呢?

溪南區幾都是地下工廠;依台中市都更後,從各地轉移到本是綠油油一片的溪南農業區。其帶來的投遞特色:無規劃工業區的狹隘產業道路、貨卡、機車等如亡命快 遞,自設門牌且亂跳,而烏日的車禍(可能是全國最高)。一個郵差腦部開刀撿回一命,其所得和解金諷刺的是只有6,000元。一個撞郵差的80歲老人,車禍 後半年死亡。這都是我到烏日之前的故事。

烏日所有的投遞量,不論快捷、包裹、掛號、、、、、都呈現驚人發展中。但綠衣呢?我來後,幾乎經過激烈的纏鬥下,約耗時一年,終於換來2個區段(加一個輔助包裹暗段)。這雖如杯水車薪,但已是上天垂憐。

烏日,如地名。除高鐵特區外,台中市政府首規畫烏日為物流中心,再將溪南地區的地下工廠合法化。現又是溪尾大橋的通車,約占1/7-1/6的領域回歸烏日,(地下工廠已養地多年)。可以想像烏日的未來嗎?

烏日沒有收攬段,沒有上收段,沒有大宗段,卻只有一個平均量為330顆以上的包裹段。烏日會有明天嗎?如有,人的流動最真實,是無法隱瞞欺騙了。

謝謝總公司的長官,深入了解烏日的郵遞量後,慈悲的打的一通電話到郵務科。

而我,得到總公司的回覆後,我心極平靜地電報科長,並直白地說,我理解郵務科的權限,所以自行請總公司協助增加區段。

蒙科長同意,11月後新人入局後簽報。

我深知,0919前,如沒有給綠衣一線希望,烏日會發生甚麼事件,無法預測。雖然綠衣或被迫於生計而不敢,但綠衣的家人呢?體力、精神、心情、、、兩極化的天候與外在環境的變數,綠衣一樣是為人子女、為人夫(妻)、為人父(母)。他們不應是流動炸彈。

談話內容中,我再三重申,不要把所有郵工都推向產業工會。當產業工會合法立案,且有足夠會員,公司能不面對嗎?

乞 天佑 綠衣與台灣。

廣告

以下為相關討論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