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會的不做為是產生奧客文化的原因嗎?


勞動者的後盾,工會如不發聲,則單一個人力量如何對抗手握資源的資方?

如果店員保有身而為人的合理權利,被授權決定可以得罪誰,能及時劃出人我界線,那麼即使顧客再野蠻貪暴,結果都是被請出門外的路人。老闆是給交易定遊戲規則的立法者,仲裁衝突的執法者,老闆態度是關鍵。老闆總把店員當免洗筷捨棄不心疼時,工會的存在就是代表社會,保障店員。例如在香港機場,有兩千五百人為你出頭。

看來,在台灣當老闆比較好,除了「自然人承攬」之外的老闆。

以下為轉貼

「恐怖超商」、「暴力店長」:謊言背後的奧客鐵三角恐怖平衡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場超商無妄之災,網路輿論指責家長寵壞男童在先,投訴害人失業,罪加一等。失業關店,真的罪在奧客作亂嗎?

 

OK超商被爆「暴力店長掐暈男童」,男童威脅「不請飲料就偷錢」,店長怒極掐人,防衛過當的新聞,導致總公司開除店長又關店。網路輿論指責家長寵壞男童在先,投訴害人失業,罪加一等。失業關店,真的罪在奧客作亂嗎?

特權通關,群眾是鍵盤笑罵或出門抗爭?

要說明奧客文化的來龍去脈,不妨比較香港和台灣,對相似案件的不同反應2016年3月香港特首梁振英致電機場,打破安檢規定,把女兒忘在海關外的行李,叫地勤違規通過海關代送到候機室,引起眾怒,還推稱沒施壓。民航處處長乾脆否認有規定乘客與行李須同行同檢
香港空勤人員總工會抗議處長放寬國際安檢規定,員工受壓照辦「將會是一場永無止境的惡夢」,限期交代,否則發動機場靜坐。

台灣,2013年,前副總統吳敦義外孫機場一小時急辦護照曝光後,外交部滅火,說是「正常服務」任何人都可辦理。因吳未帶戶口名簿就能辦,領務局長也被逼承諾「未來民眾比照辦理」

16338200882_243ed83d4b_k

事發前,桃園機場辦事處網頁明言「不受理臨櫃護照申請」,2010到2012年各發照56件、89件、133件。事發後,2013年650件,2014年2,333件,2015年春節十天內,接電話3,055通,發照196本,排擠救助旅外車禍重傷、死亡、遭綁架急難業務。因人手沒增加,職員忙到半夜四點,半夜一點吃晚餐,所以4月起不受理非急難之換發。強撐一年八個月的大戲落幕

誰為替政府圓謊而付代價?

揭發特權,應該帶來改革進步。但媒體和國會等監督機制出包,不但沒解決問題,反而滾雪球製造問題。原本給高官立委保留年節機票、火車票等陋習,沒連帶揪出來解決,反而連本題都賠上基層加班應付。民眾訴求「任何人不該享有特權」,立委原應立法保障基層檢舉高層濫權不法,卻被政府搪塞「開放給全民」,民眾挫敗轉為阿Q勝利:「到時去測試真假」鬧店。若是正常業務,那業務成長四十倍時為何不加人,最後還結束業務收場?證明撒謊。

港台權貴用同一套話術,把責任推給基層太配合;為什麼在台灣,腐敗可輕易為便民福利所收買過關?差別在於抗爭主體。

台灣是立委站在顧客立場抗議。立委享有許多類似的秘密特權,沒有立委連帶揭發、放棄這些特權。他們的階級立場,有別於大眾,才會埋單局長濫開支票的假改革。

Hong Kong Protest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香港也有議員發動萬人連署抗議,但帶頭抗爭的,是空勤人員總工會。總工會4月靜坐癱瘓機場,兩千五百人參加。不僅捍衛民主,還為保護個別的勞動權益和專業倫理,現在不讓地勤替特首背黑鍋,未來禁止權貴再勒索基層。說明社會的安全,靠全民支持各行業的基層有權利守住專業界線。如果基層會因為捍衛專業良心而失業,那麼全民就成為黑心食品、工廠汙染、新聞造假的祭品

即使香港安檢並不會真向大眾開後門,總工會都拒絕忍受處長的謊言。台灣職員卻多辦了幾千件緊急護照圓謊。案發時如果職員集結兩千五百人抗議,那其他秘密特權還能持續嗎?

領務局根本無意增加人手來履行服務承諾時,貿然開放民眾到機場辦護照,就是奧客文化的機場版。副總統和領務局和立委是老闆,職員是店員,民眾被陷害成了奧客。奧客文化就是剪刀石頭布,相生相剋的權力三角關係:上面有權的人,一出事就叫下面有責的人去頂,而第三方的顧客,樂於和權勢一起坐享其成,剝削基層,沒想過團結基層去對抗權勢。

奧客文化的真相:勞資不平等

奧客危機一向被保守派宣傳為「社會太民主才會這麼亂」,民粹主義造成顧客權利意識過高的新問題。其實奧客不是新問題,只是拉皮整型過的老問題。顧客濫權,是挾老闆以令店員,仍然是騎上勞工對資方的階級劣勢,短暫地仗勢欺人。等奧客回到職場勞工位置,一樣被老闆和顧客軟土深掘。

群眾並沒有翻身做主人,只是我做你的顧客就壓迫你,換你做我的顧客就壓迫我,互相殘害而已。輿論雖站在店員的立場,卻只會罵顧客越界,不會罵老闆縱容顧客撒野欺負店員。只要老闆願意安撫店員,輿論就稱讚是難得的好老闆。也就是輿論普遍拿「老闆開除店員以收買奧客」當成比較基準,這哪裡權利意識過高了呢?

7-11

7-11
Photo Credit:Lucius Kwok@ Flickr CC BY SA 2.0

有權才有責,權責不該脫鉤。唯有老闆或主管不問員工死活,把店員推出去獨自面對顧客怒火,珍惜顧客多於珍惜員工,一定要留住顧客,逼店員負擔滅火的責任,而又不授權店員解決顧客問題的權力,勞資權責失衡,顧客才成其為奧客。奧客,就是店員忌憚老闆而不敢得罪,顧客得寸進尺。

如果店員保有身而為人的合理權利,被授權決定可以得罪誰,能及時劃出人我界線,那麼即使顧客再野蠻貪暴,結果都是被請出門外的路人。老闆是給交易定遊戲規則的立法者,仲裁衝突的執法者,老闆態度是關鍵。老闆總把店員當免洗筷捨棄不心疼時,工會的存在就是代表社會,保障店員。例如在香港機場,有兩千五百人為你出頭。

超商事件,先是蘋果日報根據鬧店男童父親一面之詞,標題渲染「暴力店長掐暈男童」。賺足點閱率後,OK超商總公司應聲開除店長,單方面取消其加盟,這就是奧客文化的加盟體系版。《血汗超商》一書揭露加盟體系的罪惡,總公司藉不平等條約,把加盟店從勞方變資方,豁免保障加盟店的責任,此案僅是冰山一角,近日勞動檢查都違規甚多。相對於總公司,加盟主和店長不是老闆,而是被犧牲的店員

原本男童父子無意也無權剝奪店長的工作權,不成比例地報復店長的,是報社,不加查證就亂貼標籤,發動網民公審。和不顧員工只顧切割止血的總公司,把顧客的無理要求,無限上綱拿來對付勞工。問題是勞資權力的懸殊

勞動者本該成為抗爭主體。廣大的超商從業者,應該組織抗議OK總公司,還給店長工作權,以此契機組工會,並支持加盟主組工會爭權益。享受超商便利的顧客理應聲援,自己更應組工會阻止勞動惡化。因為,正如我們享受超商的血汗勞動,別人也享受了我們的血汗勞動而不自知

這場超商無妄之災,好人並非徒然受苦,假如他們從奧客和店員對立的假象中解放了我們,賜我們看見自己的困境,看見彼此命運禍福的相連。
責任編輯:曾傑
核搞編輯:翁世航

http://www.thenewslens.com/article/39790

廣告

以下為相關討論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