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的熱情,成了資方壓榨的藉口」 媒體勞權如何伸張?


10638962_897501493596734_828474226_o

  • 媒體勞權到底在哪?

「我早上六點半就出早機了,現在晚上八點我還在公司」、「我已經連上十天班了,好想吐」… 這些場景對白,記者一定都不陌生。上班被操死,成了一種常態,「當記者的熱情,變成資方壓榨的藉口」,媒體從業人員的勞權到底在哪裡?

時間往回推到兩年多前,有件令新聞圈震驚的官司傳出:

三立電視台任職 10 年攝影記者的詹姓男子,去年離職後要求給付加班費遭拒,提告求償 37 萬多元。士林地院根據詹男歷年的打卡紀錄、同事證詞,認定他每天約加班 1 至 2 小時,日前判三立必須給付他 27 萬多元,可上訴。詹男在新聞界任職近 20 年,2003 年進入三立電視台擔任攝影記者,曾赴冰島、澳洲等國出差。他在去年 3 月間離職,三立卻拒付加班費,他因此求償 1054 小時、共 37 萬多元的加班費。詹男受訪時表示,「我只是爭取應有的權利,希望我的案例可以提供其他同業參考,媒體業真的很辛苦,我們都是靠爆肝在賺錢。」–(蘋果日報

BuzzOrange 特別採訪了詹姓記者,談起此案,他表示目前整起案件一審後仍未定讞,但當初為什麼會「敢」對公司提告?他很清楚地說:「我只是爭取該有的權利義務!」只是能像這位記者勇敢爭取權益的,是少數的少數,因為他坦言:做了這件事,他就有「永遠不回新聞圈」的打算。

  • 當工作權受威脅 你「忍氣吞聲」嗎?

媒勞權研究員張時健表示,新聞記者當中,超過 88% 的人在下班後仍得保持 on call 待命,凌晨時間也可能突然接到長官通知要臨時加派任務,造成長期失眠或者睡眠品質低落,甚至出現幻聽、隨時緊張擔心錯失訊息等身心疾病。每日工作超過 10 小時是常態,還有人曾不間斷上班超過 36 小時,而在各種特殊狀況的期間,例如接著即將到來的選舉,更是記者的惡夢,有 67% 的人曾被要求禁假,甚至有連續上班一個月無法排休的情況。–(苦勞網

以記者而言,當然適用於勞基法,那為什麼長期下來卻依然過著爆肝生活?簡單說就是勞工的權益和「工作權」抵觸。很多主管會告訴記者:「當記者要有熱情」,這話沒有錯,但當資方用這個帽子扣到記者頭上時,背後的目的可能包括了壓榨、節省加班費… 你要是不聽話,講白了,多的是「整你」的方法。出來工作就是為了「討生活」,想要有份工作,換成是你,你忍氣吞聲嗎?壹電視工會理事長鄭一平就形容:「媒體的人永遠活在地獄裡,每天過勞,還要被罵白癡」。

  • 記者當然適用勞基法,但你領過加班費嗎?

根據勞動基準法第三十條第一項規定,勞工每日正常工作時間不得超過八小時每二週工作總時數不得超過八十四小時。另外,勞基法二十四條針對加班費也有明文規定:(2016已改)

雇主延長勞工工作時間者,其延長工作時間之工資依左列標準加給之:

一、延長工作時間在二小時以內者,按平日每小時工資額加給三分之一以 上。(編按:時薪乘以 1.33)

二、再延長工作時間在二小時以內者,按平日每小時工資額加給三分之二以上。(編按:時薪乘以 1.66)

三、依第三十二條第三項規定 (指因天災、事變或突發事件等超過 8 小時之加班),延長工作時間者,按平日每小時工資額加倍發給之。

法律界有一句俗諺是,「法律不保護在權利上睡著的人」,也就是說「法律只保障懂法律的人」,但媒體的勞資架構非常複雜,其中又牽涉到工作權,從制度面上真的要靠政府來解決。以台北市為例,勞動局宣誓第一波就要媒體勞檢,現在正從「陪檢員」制度開始修法,鄭一平表示 2 月 9 日還會與柯文哲有半天的座談,他會特別針對媒體「不合理的超時加班」,以及「加班必須給加班費」二個訴求,好好讓柯市長了解。

最後,鄭一平以「謹慎」二字來提醒勞動局,因為媒體財團像鯊魚。他說:「當媒體老闆沒有中心思想,只有錢時,面對他們不要講道理,講法律吧!」對照勇敢訴諸法律的詹姓前記者,最後也有一句話送給同業:「捍衛權益、保全證據!

(圖片來源:公視新聞網

http://buzzorange.com/2015/02/04/how-to-protect-the-rights-of-reporters/

廣告

以下為相關討論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