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


小郵工01

106年1月4日台北市二殯至誠廳,台北、嘉義、鳳山分會送廖進興(小郵工)前輩,最後一程。
……………….與吳國財在台北

1年多前,在一個向高雄管碧玲立委陳情職階人員調薪與自然人承攬(外包)問題的場合,我與廖進興前輩(小郵工)第一次見面。當時他特地偕同夫人南下高雄,對於基層郵工的勞動條件,以及勞務外包人員的處境侃侃而談,想不到這樣的相見,竟也是他最後的身影

塵封的2張照片中,上方與管碧玲立委對話者即是廖進興前輩(小郵工),其他還有許多外包人員到場。另一張則是他立於相片的最右邊,管碧玲委員,高雄、鳳山和屏東三位理事長以及我

小郵工02

前不久,一位曾經與郵政同屬一家的企業工會理事長對我說:你們郵政員工都太聰明了,因此少了勞工挺勞工,勞工挺工會的那股拼勁

我想我真的看到了那股傻勁!
謹節錄廖進興前輩(小郵工)三年前寫在其網站上文章,以表哀悼之意:
廖進興 于 周二 12月 04, 2012 3:47 pm

小郵工用生命寫自己的生前告別式

在工會代表的選舉,小郵工很容易就可當選,但要選理事或上級工會代表卻很困難;因為工會的派系與某些長官的介入,小郵工的確很難更上層樓;其實有很多郵工權益案是在「體制」外爭取的,小郵工曾和前郵政總局局長、前北區郵政管理局局長、中心主任、工會領袖競選中國國民黨十三、十四、十五全會黨代表都名列前矛,並利用這個「名器」幫駕駛同仁爭取了「汽車音響」(早期四輪車是完完全全的陽春車)、利用「高溫作業標準」爭取將四輪車裝上冷氣、以前「駕駛加給」是按「工作天算」(並非全月發給,是駕駛幾天才發幾天),是小郵工在前郵政總局長許介圭手上要求:「請提出有那一個政府機關或國、公營事業駕駛加給是按工作天算的?」(旋及不久郵政總局相關公函即表示要按月發給),參與「郵務士敘薪案」,完成政府遷台以來最理性、平和的「工運事件」、在中國國民黨第十三次全國黨代表大會「衝撞體制,力爭發言權(這個畫面可在小郵工部落格中的小郵工的個人網站首頁有攝影存證,痛斥政府及國、公營事業領頭違反「勞基法」,不依勞基法補發加、值班費,次年政府及國、公營事業開始補發,(曾有同仁加班費一領就是數十萬元)勞基法從此開始落實(目前郵政公司部分外勤同仁在網站上抱怨工作有逾時好幾個鐘頭的現像,小郵工不明白相關同仁為什麼不向相關工會理事長反映?若理事長沒有擔當,也可舉證向所在地政府勞工局舉發,自己的權益自己要去爭,怕什麼黑名單?喝咖啡有什麼關係?只要你服務滿「試用期」還有什麼好怕的?小郵工敢張貼這個訊息,就是在給「有關主管單位」示警,若相關專業職同仁逾時真有那麼嚴重就不要只在網站上發嘮叨;小郵工的HiNetFaxj網際傳真資料庫除全郵區傳真機外,尚包括 總統府、行政院及有關部會、立法委員、新聞媒體等。
此外五一「勞動節」合法休假是小郵工全國第一個發起的提案人,因為那年「考核獎金」卡在交通部遲遲不下來(後來工會大力介入 交通部才很快定案),而五一「勞動節」在「銀行員工會」跟進表態,才造成勞動節是「國定假日」;還有許許多多的案例實在不繁列舉。

小郵工是「癌症」第三期的患者,前幾日牙齦開始腫痛,剛開始以為是火氣大沒在意早早入寢,但口腔總感怪怪的,週六看牙醫門診,當醫生觸診後得知我是癌症患者,要我儘速回「和信治癌中心」檢查;生命就是這麼一回事,苦、難、病、痛何時會發生?我們根本無法預料,所以明天週一上班日我得臨時補休掛急診,是福是禍誰知?跟「四川大地震」一樣,生命是很脆弱的,我只能祈禱明天以後我的「陽光」一樣可愛!
最後,想跟大家分享的是:

小郵工的工運理念是:

  勞工必須努力工作,建立自己的工作價值與尊嚴,才能獲得較好的待遇;
  並且把這樣的過程影響周遭的人;架構一個「勞資雙贏」的人文社會。
  生命該是一場盡力的演出,在郵政工運重大事件上,小郵工從來沒有缺席過!

廣告

以下為相關討論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