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深陷藍綠泥沼的無名址,悲情綠衣-風暴來襲之二


上校軍法官對國營事業的堅持與其成長背景下、、、

趕回局,不是因我多敬業,而是嗅到風暴。趕回局,除為經理分憂,也因了解郵差的自卑。我知道,我不回來,事件引火線已燃燒下,勢難避免。而這時候的我們,有多少承受的能力。趕回來,是真的害怕這自卑的郵差,真的選擇離開,在他還沒有準備好的情況下。

18點多,我請經理務必要答覆客戶。而經理,則告訴我,如辦郵差,而郵差會有所警惕,他一定辦。但事實上,沒用。這個郵差,已不知道說過多少次要離職。也知道,因自己的個性,傷害過自己。但,他就是不會改。所以經理也不願意受限,而我只能告訴經理,哪就授權給我到客戶家拜訪吧。如客戶堅持要懲戒以為交代,哪就由我承受懲戒吧。

為了讓更多的郵差分享處理客訴的艱辛與歷程,故主動邀約。幸有正隆。阿國。建賢、昭緯等四人願意陪同。路,當然是綠衣所熟

一行人到了客訴者的家門外,但無燈火。鄰居看到幾位綠衣,而好奇的關切,當知道我們的來意後,主動告訴我們,客戶實住於他處。我持電話與他聯繫,並表明登門拜訪的意思,他則請我轉到他的現住址。

到的社區管理室,鄰居看到我們,還是驚奇,當知道概略的情節後,這位良善的鄰居,分析他(客訴者)的背景。喔,是一位上校軍法官退伍。背景雄厚外,還有數位同學身居要津,且個性強烈且執著。

我偷偷的深呼一口氣,幸好,有來拜訪。當電聯告知已到後,他與社區管理員交代的幾句話,管理員帶我們到該棟的電梯口後悄悄的告訴我們,在這邊等,聽他說,會比較容易化解。

我們如傻瓜般,又等的十多分鐘,還是沒人下來接。我再次電聯,軍法官請我們直接上樓。(待續)
本文如臉書告知,只限於郵工交流

廣告

以下為相關討論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