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對抗黑心企業 卻不想弄髒雙手嗎?


bkntw-20151211000523264-1211_04411_001_01p

會轉這篇是,其論述與勞工爭取勞權有異曲同工之妙

不行動,卻希望改變?如同緣木求魚的意思一樣,行動才有機會改變!

以下為轉貼:

日前有人到好市多買了兩萬多塊的林鳳營鮮奶,結帳後隨即到服務櫃台退貨,事件曝光後網路上一面倒地批判,直到當事人出面解釋,才有支持的輿論出現,並帶動一波仿效跟隨。

不過,大抵上來說,網路上反對秒退林鳳營的聲浪還是很大。主要理由不外乎給好市多的基層員工造成麻煩、浪費食物,牽連無辜的員工,沒有全面抵制頂新制挑林鳳營下手等等,甚至網路上一些頗有名氣的意見領袖都表示秒退頂新,踩到他的道德底線,無法支持。

這起行動引發的反對聲浪,讓我想起去年太陽花剛開始的時候,社會上的反對抗議手法的聲浪也很強大。從一開始的譴責佔領立法院,到後來可以接受佔領立法院但譴 責進攻行政院,再到後來四月的路過運動,每一次的衝撞體制行動出現,總是有人的道德底線被踩踏,痛得哇哇叫,憤而跳出來斥責那些抗議者行動太過粗暴不可 取。

 抗議黑心企業也好,對抗惡質政府也罷,不少台灣人能夠允許的作法,似乎是安安靜靜的靜坐抗議,消極的抵制不購買、不投票,表面上還是要盡可能維持社會和諧,不願看到暴力流血衝突或者更加緊張的對抗手段。

前 一陣子韓國播出一部講述社會底層勞工對抗財團企業的戲劇《錐子》,男主角因為不滿公司打算以非法手段讓中階主管找理由逼退基層正職員工(好能夠找約聘兼職 替換,降低成本),憤而加入工會,準備升高抗議行動之前,被他所尋求協助的對象質問,知道勞工抗議運動在玩什麼遊戲嗎?別以為這是可以保持雙手雙腳乾淨 (道德無瑕)的活動?接著還待男主角實地參觀勞工對抗企業的戰場,讓他知道真實世界對抗黑心企業的慘狀。

去年很多人批評太陽花運動太過乖巧,又是守秩序、又是有禮貌,還做垃圾分類。之所以會演變出新生活運動式的抗議型態,不就是為了順應台灣社會的民情,想要在體制外對抗惡質政府卻又不想看見任何暴力血腥衝突,或是抗議者違反法律,以及抗議者干擾到自己平靜生活的事件發生。

想抗爭卻又想保持乾淨而優雅的道德純潔無瑕,是許多台灣人內心的真正想法。

 這 樣的抵制就能成功當然最好,只是如果進度緩慢而社會上有其他人試圖升級抗議層級,只要這些人願意承擔後果,其他以高道德標準去斥責升高抗議層級者的手段有 問題者,不過是想替自己內心無法承受的道德壓力找出口而已。再者,會衝現場的人根本不在乎鍵盤抗議士的斥責,黑心企業更是在一旁偷笑,原來台灣人的抗議忍 受度只有這麼一點水準(如果我是黑心企業,我來主導激怒社會大眾的抗議行動都可以,馬上就能收到一波因此而挺自己的聲浪)。

網 路上反對秒退林鳳營的聲音,都是禁不起邏輯檢驗的無效論點,上班時間處理客戶退貨本來就是這些員工的職責,也沒有要求額外免費加班,不知道麻煩說所謂何 來?如果抵制頂新是全民共識,那麼頂新集團生產的產品從一開始就注定是浪費食物,差別在於自然到期被銷毀還是有人加速其銷毀而已

認為有問題的是頂新的黑心油,又不是味全不該一體抵制,跟社會上某些人的聲音剛好相反,這些人認為不該只有抵制林鳳營,頂新集團應該全面被抵制。既然兩派聲音都有,顯然抗議行動無論開展都有人會不滿意。

之前在文章中提到過,抵制行動之所以失敗的原因之一是失敗主義論(覺得抵制無效)橫行,其實還有道德純潔論(不能抵制我的道德底線的抗議行動我才支持)和切割抵制論(只抵制黑心企業中有問題的部分,沒問題的部分繼續支持)也是造成抵制失敗的原因。

很 遺憾的,真心有覺悟要抵制黑心商品或對抗惡質政府的話,不能怕弄髒雙手。所謂怕熱就不要進廚房,怕髒或怕被汙名化的人很難認真抵制黑心到底。美劇《高譚市》第二季,年幼的布魯斯韋恩曾說過一句話很值得現在的台灣想一想,「正確的方向有時必需經過的骯髒的道路,儘管如此你還要前進嗎?

廣告

以下為相關討論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