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世紀全球化時代快速發展的氛圍,台灣的工會卻在勞資關係中悄然缺席,以致勞資的­不對等,從經濟及權力再進一步滲入法令層面。從學理的角度出發,一套有意義的工會相關­法制,應該以「具有協商能力之工會、在擁有施壓手段之前提下、與社會對手進行自主性的­形成」為最高政策目標。在這樣的基礎上,工會組織的自由、工會存續的保障、工會行動權­的確立,應該是三大核心主軸。畢竟只要法令的建構過程,稍一缺乏整體的勾連就會形成闕­漏,使得勞動境遇如蝴蝶效應,在各層面產生結構性負面影響,甚至引發暴風雨導致保護網­潰堤–林佳和,「搞工會」

廣告

以下為相關討論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