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熊出沒 澎湖雄(張富雄) 參選宣言


熊出沒之1 澎湖雄(張富雄) 參選宣言
以下是今年(2015)花蓮工會選舉個人的參選抱負內容,只限100字:

我只答應同仁最高選到理事,但能否選上,得看同仁自己

團體是由每一個個體所組成,如果每個郵局員工都認真看待包含投票在內的自身權益,那麼公司跟工會自然就不敢不把員工當一回事

人,必自重而後人重之


熊出沒之2 轉貼 文長 分次貼文

人生,「拿捏」真的是一門很大的學問。
站在一個修道人的立場,我相信所謂的「因果」,尊重,也必須遵守。
因此我認為每一個人都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不論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
但同時站在一個「俠士」的立場(講難聽點就是吃飽太閒、路見不平,好管閒事的那一種),有時候我明知道因果便是如此,但偏又很想逆天而行。

不知道有沒有人曾想過,如果今天是像廖兄(廖進興)或惠澤兄(陳惠澤)這種人擔任郵局總工會理事長的話,那郵局跟工會又會是怎樣的一副景象?
還會有從業同仁領著過低的薪資而講了7年(92~98),最終才成功調薪的牛步現象嗎?
還會有血汗郵局事件爆發嗎?
會有短短 一、兩 年內數起外勤同仁過勞死的事情發生嗎
會有郵差送信送到重度憂鬱症而不堪丟信的事件發生嗎?
說不定,更連許多資深公保同仁所重視的公保年金問題也早解決了吧!
然而,為何會是今天這副景象呢?

郵局工會長年積弱不振,其來有自。
首先是公司常年慣把獅子當貓養的後患,不思正面解決基層同仁各項問題而只想一心掩蓋其怨言聲浪,所以長年來一味給予總工會核心成員諸多福利跟特權來巴結討好,搞到最後許多食髓知味的投機份子不擇手段的用盡各種手法也要進裡頭去霸占著位置而不做事,嚴重排擠到許多真正有心為基層同仁做事的同仁,辦事效率極度弱化,獅子變成貓,最終連許多目前仍為公司高層決策者的公保同仁(每位決策高層自己不也是工會會員嗎),自己也無法期待這樣的工會究竟還能做下多少事來,害人害己,這不正是因果循環嗎?
不妨試著回想一下,郵局總工會這幾年所謂主要用來捍衛與爭取基層同仁權益的實際行動,到底有多少?
吃吃喝喝、找民代,然後吃吃喝喝、找民代,還是吃吃喝喝、找民代…你他X的還有沒有其他的招數啊!


熊出沒之3

這幾年來幾乎每個從事體制運動外的同仁都有民代可找,甚至找的對象可能還比總工會找的更多,然而如此之外還能找媒體,還有人連前任董事長都能告上法院去,再問一次,相較之下,總工會做了些什麼?你真的想知道什麼樣才叫做「做事」嗎?
你以為只有吃吃喝喝、找民代,或者偶爾跟著別人在屁股後面搖旗吶喊一下就是在做事嗎?
現在都什麼時代了,這樣的想法,你要怎麼讓人不說你們只是一群仿若過去萬年國代一般,早跟時代脫節,只會不斷沿用過去方式來搪塞基層同仁的既得利益者而已。
不論是工會還是公司,絕大多數的同仁,只要遇到問題,碰上人家跟你說聲「因為規定」、「因為法律」、「因為上頭的意思」、「因為牽涉到其他單位」等理由,幾乎所有人都打退堂鼓了。
但單憑我自己「一個人」的作法,不論是規定還是法律,只要是不合時宜的,那就叫它改啊!
牽涉到其他單位的,那就主動溝通協商尋求解決之道啊!
你知道嗎?
儲匯窗口業務大宗電子發票兌付(0788),曾有一度出現刷讀式發票碼與人工鑑入隨機碼大小寫切換不符,造成窗口作業不便(因為熱感式電子發票很容易出現模糊感應不良而需人工鑑入的情形),就是我主動詢問資訊處後得知財政部方面設定問題,其後主動洽財政部方面配合修正的
個資法剛上路時,由於對於法令規範範疇不是相當清楚,公部門幾乎全都從嚴解釋,郵局方面包含無摺存款、匯款、劃撥…等絕大多數窗口業務都還得蓋上一個個資章請客戶簽名,費時耗力而且還沒工作點正當幾乎全國工會都仍只會提請公司增加工作點而遭公司以「無法詳細評估工作點」為由駁回時,是我以個人名義函文法務部做下具體解釋,而後再將回函轉呈給金管會跟總公司解套的,一併幫所有金融機構解套。
所以,這就是告訴人們一件事,什麼叫做「做事的態度」?
那就是看你「有沒有更積極的作為」!
對於絕大多數同仁而言,別人說不行你們就信。
對我而言,沒試過怎麼會知道不行!
這就叫做事!也是我們這些人跟多數基層同仁最大的差異所在。

當然以上是一個因素,然而最大的主因,還是出在多數基層同仁們自己身上


熊出沒之4

每逢郵局工會選舉,什麼人,什麼骯髒手段就都出現了
做事沒半套,選舉倒是很行、很有心。至於許多同仁們自己,又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呢?
一堆人明明沒有半點心想做事,但就是一句話或一點利益就甘願出來幫人當人頭,幫的還是那些完全沒有心思幫基層同仁做事的人,那不叫為虎作倀叫什麼?
更甚至還有人連請他當人頭的人叫什麼姓名都不清楚,這種人頭也在當?
試問同仁們到底把投票選舉跟員工權益當什麼了!
全國各地一大群人佔著位置又不做事,沒那個屁股、覺悟跟格局又總愛吃那個瀉藥,死巴著權位不放。
工會裡絕大多數本應用來是做事的位置,都被投機份子所霸占跟用來圖利自身之時,為什麼郵局工會長年會積弱不振,這不就告訴你答案了嗎?
過去許多年來,當我們明確指出問題核心在絕大多數基層同仁之時,總有些同仁們會加以辯駁,說著「多數同仁又不知道」、「那些人又不代表多數」、「很多人回家以後還要顧家庭跟小孩」…等理由,但我想說的是...

我們誰不是一天24小時?
從事體系外運動的人難道就沒有家庭跟子女?
為什麼別人能做到,然後這些人不行?
說穿了,與其說是「沒有心」,還不如說是「重視程度不同」還更為貼切。
許多人成天在嘴巴上抱怨權益問題,但一下了班,空閒的時候,有時間上網、看電視、看連續劇、玩遊戲…等,就是騰不出一點時間來搜尋跟關注跟自身權益有關的相關訊息,把相關網站加到我的最愛不會嗎?每天養成習慣的跟吃飯一樣花個幾分鐘看一下很難嗎?
不要說多數基層員工自己,就連工會也是一樣,以為有任何問題找民代就是萬能的嗎?
把責任跟問題通通丟給別人去處理就可以了嗎?
就可以守株待兔、坐享其成了嗎?
那你自身的責任呢?
那可是你的問題ㄟ,你有想過自己才是應該出最多力的人嗎?


熊出沒之5

修道人心中沒有派系觀念,只有一視同仁的眾生觀,還有清楚的是非價值觀,公私分明,這也就是為什麼當年我明明只是澎湖西嶼的四人區域小代表而已,但全澎湖包含內、外勤同仁所有問題只要找我,我都會積極處理。不僅如此,至今我離開澎湖多年,但澎湖仍不時有鄉親找我解決問題,更甚至這些年來我還幫一些民眾處理反映過號誌問題、噪音問題、流浪犬隻氾濫傷人問題,以及危及民眾住家安全的隔壁危樓拆除問題…等等。這就是我的個性,以助人為樂,從不計算自身利益,也從不要求回報。(唯自澎湖經驗之後我必須加註一個但書了,只求別出賣我就好。)
所以有同仁說參加選舉如果沒當選會「很丟臉」,我從不這麼認為,我還是堅持不拜票。
試問一下好了,假設,假設啦…,如果有一天我參加郵局工會的基層選舉落選,然後有媒體報導我近年在外的一切所做所為,再去一個個訪問選區內有投票權的同仁們,「請問你知道為什麼像張富雄這種人居然會連個基層代表都選不上嗎?」、「請問你有投票給他嗎?」。
試問,您會認為,是我應該感覺丟人呢?
還是這些同仁們比較尷尬跟丟人?
做了就要承擔後果,如果會後悔跟擔心見光死的話,那當初為何要做呢?
不就是「從沒把這事放在心上當一回事」嗎!
所以說穿了,如果郵局裡全國多數同仁真的都這麼看重自身權益的話,那麼一來,就不會總有那麼多無心做事的人不擇手段都想要巴著那些位置不放。

其次,來自於全國各地的關注壓力,也不至於讓一些體制外的要角在地方選舉就被那許多連對象名字都說不清楚的人頭給輕易的排擠掉,被這種不入流的老梗給搞掉。

這就是為什麼我堅持參選不拜票的原因,因為我所做的事,向來不會因為缺乏權力位置而減少。修道人心中寡欲,對於權位沒有執著,反之還有點厭惡,對我而言,選舉有沒有上不是我的損失,而是選民的損失,如此而已。

不妨看看郵局百年來有幾個代表,敢跟我一樣立誓任職期間有半點私心就全家不得好死?

看看有幾個工會代表有待過高司官場及與民代相處過的歷練,懂得如何與其應對?看看有幾個工會代表有辦法幫整個企業直接向其他部會、民代、官員,以至於總統等尋求解套?

所以我從不積極參與什麼選舉,就如同我從小到大從沒主動爭取要當幹部,但卻從沒一年沒擔任過幹部一樣,都是被人拱或盧出來的。

喔不,更正確一點來說,是我參選並不執著於勝選才對!
因為我曾有兩次刻意參選是為了要落選,不是我刻意要讓自己落選,而是我明知自己會落選還選,目的,就是「為了讓同仁們看清楚自己的言行不一」,並藉此改善選區內長年以來的惡劣風氣。

而且這些目的,在我一開始參選時就已經充分說明了。(敗選當日我還跟友人一同慶功,請他們喝咖啡勒。)
修道人,如果放不下面子問題跟對勝負的執著,那就無法擁有超然的格局,看不見許多問題的真正核心,自然也就枉稱修道人了。之前惠澤兄曾「盧」我一次希望我進總會監督運作,但因違背我個人誓言所以被我所堅拒。
此次請我襄助花蓮同仁我答應,但仍須不違我不進總會的前提,並且個人依舊堅守我長久以來的堅持-天助自助者。
只要不是壞事,只要不是壞人,要我幫誰都沒問,但問題是,他們幫不幫自己呢?

至今為止每一位邀我出面幫忙的花蓮同仁們,個個都說花蓮局的同仁局跟澎湖局的不一樣,絕不會出賣我。
我沒經歷過,所以不得而知,但我拭目以待。

廣告

以下為相關討論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